您的位置 : 极限书屋 > 小说库 > 灵异 > 阴缘劫:我的夫君会养鬼

更新时间:2019-02-02 14:29:58

阴缘劫:我的夫君会养鬼 连载中

阴缘劫:我的夫君会养鬼

来源:青墨云 作者:猫小酒 分类:灵异 主角:刘水水槐池

独家小说《阴缘劫:我的夫君会养鬼》由猫小酒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水水槐池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爷爷说过,别人碰过的丧葬单子千万不能再碰,我原本只是受人所托去送香,却莫名其妙被异眼缠身,开了阴阳眼,之后整个人就是一个衰字形容!破旧的鬼公交,红眼睛的厉鬼,山洞里的祝融,鬼街上的鬼娃娃,想吃我的巨型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阴缘劫:我的夫君会养鬼 第6章 取困魄珠 免费试读

到关键位置的时候,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把脸不自然的转开,又被自己的做作给气到。

最近都是怎么了,要不万年的铁树能开出花来?我记得以前看着爷爷做这事情的时候,明明跟看一块猪肉一样啊...

一会会之后,木叔已经把韩老爷子的孝衣给穿好了,到最后整理仪容的时候,这时候,再不拿嘴里的困魄珠就来不及了。

我一时间看着槐池有些发愁。

这困魄珠拿出来,还不能直接用手拿着,必须要用红布拿出来,一层又一层的拿咒语锁起来,最后再放进法器里才算完。

可是这一系列的动作给槐池眼睁睁看见,可怎么办。

木叔有眼色的把槐池叫过去,交代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两个学徒眼观鼻鼻观心,站在棺材旁无动于衷。

这个意思,就是要我去拿那个困魄珠喽?

很显然了。

木叔还在一边打眼色,示意我香不多了,时间也更是没多少了。

我抚了抚额头,从人道主义上来说,他们这些人简直是惨无人道、丧心病狂、人性灭绝。可是从法术角度来说,此时此刻我确实是最好的人选。

因为女人要比男人阴气重的多,这样的话,很大程度上是防止尸体沾染过多的阳气产生尸变。

当然,很久以后的某一天,我突然惊奇的发现,这世界上,人的脑子是最聪明的,至于这种隔绝阳气的手套,早就被伟大的法术智慧出来了。

也就是这时候,我才能推理的通,之后为什么发生那么多,背叛,奇遇,撞鬼等一系列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原来他早就在我没注意的时候,悄悄开始了。

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槐老爷子面容平静的躺着,我强硬的咽了下唾沫。

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,我眼一闭心一横。

这时候就是赶鸭子上架,不得不上了。

捏住韩老爷子下巴的时候,我的心不自主的又抖了三抖。

真软啊,感觉像是骨头里面开始发烂,除了这平静的面皮下,身体里已经变成一滩脓水腐水。

来不及我多想,手指伸进韩老爷子口腔里的时候,那滑腻腻的舌苔和坚硬的牙齿形成巨大的反差,手指的触感又升了一级。

我这时候,最怕的就是韩老爷子突然想不开,嘴巴一张一合,咬我一口。

我搅动了两下伸在韩老爷子嘴巴的食指和中指,总算是摸到了口腔深处一个圆圆坚硬的东西。

我心理一喜。

总算是要结束了,这趟我被无缘无故牵扯进来的该死邪门的丧葬礼。

一边高兴着,胆子也就大了一点,手指又使了点力气,想把那困魄珠扒拉出来。

哪知道那困魄珠是圆的,被我一使劲,竟然顶到了韩老爷子喉咙里,脖子与头颅交接的口腔明显变大了一圈。

我抬头求救的看了看那两个小学徒。

哪知道那两个蛋跟入定了一样,就是站着不动。

时间没多少了。

我不得不松开捏着韩老爷下巴的左手,移到他脖子上,把那困魄珠挤出来。

也不知道是尸体皮肤回弹还是我心理作用,我竟然感觉韩老爷子下巴突然合起来,咬了我一口。

虽然不算特别痛,但是我此刻浑身的鸡皮疙瘩突然起义向我,一个接着一个炸起来。

我这个人吧,笑点和怒点和别人都不太一样,比如别的女孩子讲到什么什么,其他人都笑的花枝乱颤的时候,只有我坐着无动于衷,这也导致我有些和其他女孩子格格不入,很难交到知心朋友。

就跟此刻一样,我突然就恶胆横向生,老娘一个大活人,还怕你个睡棺材的不成?我又不是害你,是在救你!突然的怒气让我手上的力气突然大了起来,一把挤出韩老爷子口腔深处的困魄珠,顺利的拿出来。

我也没有多说话,接过李二手里的红布,把困魄珠缠了起来。

眼神余光中,我好像看见槐老爷子中式寿衣高高竖起来的领子里,脖子的颜色好像有点不一样?

露出来的一点点,有点像绳子勒过的痕迹,难道,槐老爷子是被人害死的人?是谁?槐老大槐槐老三?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。

我小心的把困魄珠用咒语封印好,想要转过头细细看一下槐老爷子的脖子的时候,哧啦一声,整个空间变成一片黑暗。

我眼睛一时间不能适应骤黑的坏境,眼前一片。

屋外有人惊呼的声音,应该是一整栋别墅都跳了闸。

该死的是,我的一只手,还停留在槐老爷子的衣领处。

屋里的暖气受电的影响,原本暖烘烘的屋里,骤然降到冰点。

一片闹哄哄中,屋外总算有人喊着去看电闸,开应急灯。

人在黑暗里,脑中会自动反射出各种里的恐怖镜头,加上四周阴风阵阵吹,冻的人直哆嗦。

我想把手抽回来,却发现不知道有什么东西,压在我的背上,那东西又重又大,另我动弹不得一分。

一片漆黑里,我艰难的转过头,发现正中的厉鬼香和镇魂香,此刻俱已燃尽。

我心凉掉了大半截,脑海中开始回想自己做过的坏事。

小时候总把爷爷的鞋子藏起来,让他四处找,上小学的时候,因为有次看见爷爷做法,有一天偷走爷爷的法器,装模作样的给一位感冒的同学“驱邪”导致那同学病了足足一个月,差点错过了期中考,上初中的时候,因为上铺的妹子会梦游,有天实在受不了,偷偷贴了张符纸在她席子上,结果发现她梦游更厉害了,原来是自己贴错了...

诸如此类的事情在脑海中回闪,我自己都欲哭无泪。

真的,从小到大,十恶不赦的事情没做过,但是这种犯傻的事情真没少做。

这就是报应。

此刻我内心活动极其复杂,压根想不起来任何解除身上禁制的咒语。

槐老爷子的尸身里,荡荡的逸出一缕白气,那口气凝而不散,一会像个人,一会像只老虎,一会又只是一缕烟。

我们屋内的人都屏息起来。

这是韩老爷子要走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